菏泽司法局
>>当前位置:菏泽市司法行政网 >> 业务范围 >>
特殊情况下能否隐瞒特定继承人办理继承公证
发布时间:2017-9-29 浏览次数: 2355

>>>问题:我处近日有一继承权案件:被继承人有四个法定继承人,其母亲、配偶,儿子甲、女儿乙,涉及存款若干万元。现其配偶、母亲、女儿均不愿让甲知道有这笔钱,因甲嗜赌成性。村委会也证实这一情况。三个继承人均表示除足额分配给甲外还愿意多给他一点,就是不能让他知道。我处一种观点认为可以受理,留下他应继承的份额以他的名字存在银行。一种观点认为不能受理。

>>>答复:

上述问题在生活中确实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首先,我们认为因道德风险或者以爱的名义来否定其行使权利的自由肯定是有所不妥的。只要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其作为法定继承人的法定权利就不能予以轻易否定。《继承法》第二十三条规定:“继承开始后,知道被继承人死亡的继承人应当及时通知其他继承人和遗嘱执行人。”故甲有得知遗产继承相关事宜的权利。同时,他作为法定继承人,在继承开始后也有参与继承相关事宜的权利,可以表达其接受继承或放弃继承的意愿。接受继承的情况下,他还有自主处分自己财产的权利。所以不让甲知悉并参与遗产继承事宜的做法是不合法的。

其次,如贸然不让其知道就办理继承手续,还可能发生其他法律风险。其一,如甲手中握有被继承人的遗嘱,则可能导致之前所办理的法定继承是错误的;其二,如甲手中握有其他继承人侵害被继承人权益的证据,则之前法定继承的有关结论也有可能发生错误;其三,如甲根本不想要这笔遗产,则可能导致之前的法定继承需要重新分配安排。

最后,关于以保留份额继承或以信托等方式代替成年法定继承人作出决定的模式,我们认为现阶段是不具有合法性和可行性基础的。如果对于不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小孩、残疾人或老年人,我们公证机构的确可采取监护、信托合同、遗嘱、提存等各种法律工具来帮助他们。但我们却不能利用这些工具去剥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法定继承人的权利,法律工具的使用还得以尊重当事人法定权利为前提。

综上,我们考虑是否可以采用如下方式,在尊重各方法定权利的基础上实现相关人员的目的:即,在办理普通继承手续的同时,配套以各方协议约定由他人代为保管该笔款项(亦可设置定期发放等条件)用以约束甲;否则,其他各方可拒绝配合办理继承手续,除非甲将其他各方诉至法院。当然,不管拟采取何种方式实现目的,前提还是得在现行法律框架下。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菏泽市司法局 菏泽市司法局 版权所有©    菏泽信息港技术支持
电话:0530-5383326  传真:0530-5383308
办公地址:菏泽市和平路1281号  电子邮箱:hzsfj3313@163.com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